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正文

连土特产都一样,长三角的古镇要怎么玩转高端酒店?2015-12-12 11:52:42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朱家角 五凤楼

朱家角 古戏台

你会为了一家酒店而去一座古镇吗?我就这样干过。今年三月,为了看安缦的姊妹品牌酒店安麓,我专程去了趟青浦朱家角。虽然已经在上海生活了七八年,却是第一次去这座距离上海市区车程不过一个小时的古镇。比起乌镇的规范化管理,朱家角似乎还停留在十多年前刚刚成为景区的状态,又或者因为那是一个工作日,游客并不多,沿河两岸都是小店,客栈、民宿大多隐藏在店铺后面的小弄里。

安麓酒店在景区以外一条新开辟的道路边,一旁都是建设中的高档别墅住宅,没有显眼的招牌,低调的日式枯山水风格的入口景观,加上与地面颇为接近的灰色砂岩墙,让我们一度错过,之后才折回来。这是朱家角迎来的第一家高端奢华酒店,未来,带客人去镇上的老字号药房把脉抓药,坐着乌篷船河上野餐,都有可能成为安麓与众不同的特色。酒店设计也呼应“目的地度假村”概念,设计师将35间客房的屋顶全部处理为乌篷船的拱形造型,于无声处提醒来者所在的地方是江南水乡。

乌镇行馆

乌镇行馆 恒益堂

上一个我去过的古镇,是浙江的乌镇,虽说比朱家角的历史少了400多年,名气却更加响亮。那次同样是为了一家酒店而去,名叫“乌镇行馆”,由锦堂、盛庭、恒益堂三家酒店组成,均由百年老宅改建而成,分别位于西栅景区的不同地点。

早在五六年前,乌镇就被媒体称作是“中国古镇保护与开发相结合的可持续发展的典型”,这样的高度评价多半缘于西栅景区的改建。乌镇分为东栅、西栅两片景区,东栅早几年开发,整体模式和其他江南古镇差不多,但在开发西栅时,相关部门提出了整体保护与整体开发的思路,即对所有历史街区的房屋及商业网点,从规划上重新定位,大量收购旧石板、旧木料门窗,严格按照规划“以旧修旧、修旧如故”,使得西栅老街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它的原真性,这其中就包括乌镇行馆。

有意思的是,乌镇行馆曾是全球小型奢华酒店(SLH)的成员,被国内外多家媒体报道过,算得上威名远扬,但在乌镇旅游的官网上,评价是“提升古镇文化休闲价值的点睛之作”。言外之意,乌镇才是主角。而朱家角因为安麓的到来,一下子吸引了不少媒体关注,有点甄嬛复出的味道。

我曾问过安麓的业主秦同千,江南古镇好几个,为什么把第一家安麓酒店放在朱家角?他的答复是,朱家角地处上海郊区,人们的开放程度、包容程度都处在一个很好的水平,人流量也非常可观。但我私底下认为,朱家角除了距离上海市区近,对于有品质的客人并没有多少吸引力。如果这家酒店没有秦同千私人收藏的两处古建——五凤楼和古戏台(都被用作酒店公共建筑),会失去不少关注。从这意义上来说,只有安麓火了,朱家角才能继谭盾的水乐堂之后,再火一把。

同里花间堂

丽则女学

写到这里,我想起当年拜访乌镇时听到的一个八卦。据说周庄政府一直力邀悦榕庄进驻,但对方经过考察后拒绝了这一邀请,最后招来的是“花间堂”。这个年轻的中国本土酒店品牌在周庄看中了一栋老宅,原为有留法背景的当地富商所有,并请来热爱中国文化的法国设计师Thomas Dariel,将三幢独立的明清风格古建筑改建成拥有20套客房的精品酒店。我的两个朋友就是因为这个设计师,去住了这家酒店。上月末,花间堂又在另一座江南古镇同里揭幕了新店,包括古风园和丽则女学两部分,后者是建于1916年的一所女子学校,有着保存完好的五层教学楼、操场、古树等。这个当年开创古镇女子教育先河的老建筑,是吸引花间堂进驻的主要因素。

说起来,长三角这一带集中了十多个古镇,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屈指可数。提到乌镇,我能想起诗人木心,想起戏剧节;提起朱家角,我能想起音乐家谭盾的水乐堂;其他古镇则千篇一律,连卖的当地特产都一样,这样的古镇怎么能吸引挑剔的高端品牌酒店入驻呢?

大旅行时代,古镇和酒店除了学习塑造品牌,还要抱团取暖。乌镇成功了,但至今它也只有自创的酒店、客栈、青旅等。不过,别忘了丽江古镇也是开发多年后,才在最近三年引来洲际、英迪格、悦榕庄等国际高端品牌酒店。反过来,全中国有点名气的古镇不到30个,挖掘一下,应该还有一些老建筑和空间可以利用,如果一个酒店品牌到每个古镇都开一家,说不定就能走出一条大家都红火的双赢之路。

(作者为双鱼天蝎混合体,资深杂志人,酒店研究加八卦专家,人生目标之一是“睡遍全世界”,微信公众号:ecohotel)

上一篇:追赶韩国电视,从东南亚开始? 钱多人傻?艺术品电商这门生意可没那么好做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