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正文

不按常理出牌的特纳奖,这次干脆没颁给艺术家2015-12-12 11:52:43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2015年特纳奖获奖者作品,Granby四街道被改造之后

2015年特纳奖获得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Assemble

2015特纳奖提名艺术家Bonnie Camplin作品

2015特纳奖提名艺术家Janice Kerbel作品

2015特纳奖提名艺术家Nicole Wermers作品

1999年特纳奖获得者翠西·艾敏的装置作品《我的床》

1992年特纳奖提名获得者达明安赫斯特作品《在生者心目中关于死亡的物理可能性》

伦敦时间12月7日,第31届特纳奖公布今年的获奖结果:由18位不到30岁的年轻建筑师与设计师组成的团体Assemble从四位提名者中胜出,而持久不衰惹人非议的特纳奖这次也完全不负众望,再次迅速地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大家普遍的批评声都是,旧城改造怎么就成了当代艺术?

甚至连Assemble团体自己在得知被提名时都非常惊讶,因为在此之前他们根本没有把自己视作“艺术家”。“但到底艺术究竟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身份标签在作品本身面前一文不值。”他们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说。

令其获得这项艺术大奖的作品是他们今年在英国利物浦的Granby四街道所做的社区和房屋改造计划。这里的200多座房屋由于多年以来积攒下来的社会历史问题,长期破败不堪,本地居民在2001年时决定放弃对政府的期待,而联手自己出资想法进行再造工程。Assemble最近受邀请前来进行具体的改建工作,包括街道、房屋、阶梯、园林,在本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对于其作品是否还属于艺术范围,或许特纳奖的颁奖词可以说明些问题:“Assemble团体秉承了贯穿于艺术、设计和建筑领域的优良传统,向世界展示社区运作的不同方式。而这在Granby四街道所进行的项目恰恰说明了艺术实践可以促进改变社会现实。”

特纳奖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向来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们致力于通过每年的艺术创作选出四个还未被市场与学术知晓的、50岁以下的视觉艺术家,然后在早早对外公布,利用半年的时间让世人与媒体发酵信息,最后公布终选赢家。该奖项由英国泰特美术馆创办,从2004年开始把奖金定在四万英镑(合人民币40万)。

经由特纳奖一举成名的艺术家有达明安赫斯特,他在1992年受到提名的切割鲨鱼作品《在生者心目中关于死亡的物理可能性》虽然在当年并没有拿奖,但引发了几乎所有大小媒体的关注——于是直接导致1995年《分开的母与子》赢得奖项,而那一大一小两头被封存在玻璃柜里的牛又令他继续遭到大量批评。

另外还有艺术家马丁克里德,2001年《忽明忽暗》装置是一盏普通的顶灯,在空房间里以五秒的间隔一会儿亮一会儿灭。绝大多数观众在看过作品之后都认为它毫无意义,是对展览空间以及电能的浪费,并且还在颁奖现场产生了系列反对闹剧。可这丝毫不影响艺术家们通过特纳奖而声名远播,并在之后的创作和市场表现上证明自己的实力。

2014年伦敦佳士得夜场“战后及当代艺术”拍卖会上,英国当代艺术家翠西·艾敏的装置作品《我的床》以254.65万英镑(约2714.74万元人民币)成交——而正是这张脏乱的床在1999年获得了特纳奖的提名。艺术家本人也在2007年入选第52届威尼斯双年展。

倘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今年的特纳奖之所以更加让人吃惊,反倒是因为其被颁给了完全不“先锋”“前卫”的、甚至连艺术都称不上的组织。建筑师参与社区改建,这已经超越了常人所不理解的艺术范围,分明就是社会问题的延伸。这是否意味着更加彻底的反叛精神呢?

上一篇:被葛洲坝阻断命门的中华鲟,还会有通达江海的未来吗? “世界最佳酒单”是怎样炼成的?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