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 > 正文

默克尔凭什么成为《时代》杂志年度人物?2015-12-12 11:21:17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最新一期《时代》周刊以一篇题为《默克尔从路德教教父之女到欧洲大陆实际领袖的历程》的万言雄文把德国总理默克尔推上了2015年的年度人物。

被默克尔婉拒拍照请求之后,《时代》周刊把她的油画像放上封面,蓝色的瞳孔令这位德国史上首位女总理的眼神显出政治家的深邃和坚毅,但又恰如其分地流露出女性的慈爱。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2000年以来共有4位国家领袖登上《时代》年度人物封面,除去默克尔,分别是小布什(2000年,2004年)、普京(2007年)和奥巴马(2008年,2012年)。  

                 

                                     默克尔登上《时代》杂志年度人物

平淡的政治风格

周刊里一篇《为什么是默克尔》的引文中提到,默克尔已经崛起成为解决欧洲系列债务危机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同时,默克尔治下的德国对难民敞开大门。她为德国带来了一套不同于以往的价值观:人性,慷慨,宽容,用这一套价值观来说明德国所具备的强大力量是可以用来保护人类,而非摧毁人类的。

引文中这么描述默克尔作为政治家的风格:“她几乎谈不上政治风格,没什么天分,不浮夸,也没有非凡的领袖气质,只是凭借幸存者对权利的敏锐感知和一个科学家对数据的严谨态度”。

默克尔的姓氏源自她的第一任丈夫,1982年,结束了5年婚姻的默克尔仍保留了夫姓,即便到后来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同为量子化学家的约阿希姆·绍尔(Joachim Sauer)。

“德国人叫她妈妈,德语的发音Mutti更加温暖,一个称呼体现了德国人在默克尔执政的10年内备受照顾之意。在默克尔的治下,德国经济稳步发展、愈加繁荣,虽然此前的领导人功不可没,但很大程度也归功于默克尔在全球萧条时期的掌舵。”《时代》文章写道,“德国已取代法国成为欧洲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并且在欧洲之外找到了贸易伙伴,特别是中国。”

文章提到,默克尔今年带着欧盟经历了两次“存在主义危机”。

              

                                  各时期的默克尔

希腊危机中扛下重担

“如果欧元倒下,那么欧盟也会倒下。”默克尔反复强调的这句话暗示着她对希腊债务危机引起的欧元危机的深深担忧。若非德国屡次伸出援手,这个在19个欧洲国家间流通的共同货币可能早已未在旦夕。但由于德国已经成为希腊最大的债主,危机是否能够得到解决,外界依旧紧盯着默克尔。

《时代》文章提到,在处理希腊债务危机上,最为引人注目的是默克尔严厉的形象。他的形象一会儿被比作“施虐狂”(Dominatrix),一会儿又被讽刺为凶残的纳粹冲锋兵。而她的立场也已经深入人心:只有希腊结束挥霍才会出手相救。

默克尔在2012年的一次采访中提到,自己来自于“一个曾经历过经济崩溃的国家(东德)”,如果“希腊债务无法可持续地降低并着眼于长期,那么欧洲将不在是那个能让世界关注并聆听的富饶大陆”。

1951年,由法国和德国通过集中煤钢生产发起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开辟了欧洲共同市场的道路,十几年后的《布鲁塞尔条约》诞生了欧共体。1991年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催生了今天的欧盟。

《时代》文章提到,比较愤世嫉俗的观点是,建立在一系列相互关联的条约之上的欧盟目前很大程度上存在于一系列的会议和无穷无尽的法规之中。过去的70年里,这个联盟中并没有哪个国家的声音比另外的哪个国家高,但是现在,整个联盟的重担都落在了默克尔身上。

这不是默克尔的成功,这是德国的成功。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欧洲一体化的核心动力正在从法德合作向德国独自发挥更大作用转变。作为德国总理,默克尔只不过是在这一转变过程中发挥了恰当的作用,或者说,她没有因为需要承担太重负担而逃避,仅此而已。”上海社科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研究员焦世新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难民危机中选择“自由”

另外一个是难民危机。从默克尔政府决定打开大门迎接难民以来,大概有100万难民涌入德国。此举在一些欧洲国家,尤其是右翼政客和排外势力看来可谓鲁莽,并把整个欧洲置于“危险”之中。

但是,即便向大众反复强调着自己的信念,默克尔的支持率仍在在反对派和一些保守派媒体的质疑声中急剧下跌。甚至,大西洋彼岸的“大嘴”政客唐纳德·特朗普也曾隔空喊话默克尔称她“疯了”并且把涌入德国的难民称为“巨大的特洛伊木马”

可是,如果没有反面声音,还谈什么政治?如果接受不了反对的声音,又怎么能被称为政治家?

在安全和自由之间,默克尔显然把赌注压在后者。上文提到的那篇引文中称,默克尔“以慈悲作为武器”,相信自己正在做的是搭建一座桥,而非筑起一堵墙,把涌入的难民视为需要拯救的战争牺牲品而不是“入侵者”。

对自由的追求源自于对自由的理解,在东德出生和长大的默克尔比很多西方领导人都更加明白“自由”的意义。1989年柏林墙倒塌的那一天,35岁的默克尔习惯性地在周四晚上洗了个桑拿,然后随着涌往西德检查站的人群去了墙的另一边。

                        

                    

                                        柏林墙倒下的那天

“我希望你们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的感受,”默克尔在2014年纪念柏林墙倒塌25周年的活动上称,“我等待了35年才有那种自由的感觉,这改变了我的人生。”

“战争和恐怖主义在很多地区肆虐,国家分崩离析,这样的事情多年来屡见报端,我们也都听到了这些消息,在电视里看到了这些新闻。但是我们对在阿勒颇(叙利亚城市)和摩苏尔(伊拉克北部城市)发生的事情所能够对埃森和斯图加特(均为德国城市)产生的影响了解得还不够,而现在我们必须正视此事。”默克尔的这段话对解释她在难民事务上所持的态度十分说明问题。

在9月份一次回答关于难民进入是否会令德国的文化和世俗化程度受到影响时,默克尔强调了“恐惧”一词。

“恐惧从来不是一个良师,对个人生活来说不是,对社会来说也不是。”默克尔称,“由恐惧塑造的文化和社会绝对无法抓住未来。”

上一篇: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和谈框架达成共识 少吃肉也能缓解气候变暖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