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球 > 正文

巴黎峰会聚焦中国低碳转型:核心是高质量的消费2015-12-12 11:21:18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在全球的低碳转型中,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中国都是最重要的。”12月9日,在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这样的强调中,于巴黎气候变化峰会举行的中国角就中国的低碳转型议题举办了研讨会。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在当天的研讨会上表示,到目前,所有发达国家的人口加起来还不到13亿。如果中国实现了低碳转型,就会为全球探索一条非常有价值的路子,“中国改变了世界就会改变”。

根据科学杂志《自然气候变化》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预测,今年全球碳排放总量可能停止上升,而中国用煤量减少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按照李俊峰的说法,中国的低碳发展必须考虑三个转型——经济增长、能源和消费的转型都必须是绿色的。其中的核心就是消费的转型,须通过新的机制和有质量的消费来拉动有质量的增长。

不能再靠“量”的增长

目前的中国经济已经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进入了中速增长的换挡期,也已从过去的全面短缺经济进入了全面过剩的时代。

李俊峰在发言中提出,现在很难再找到像房地产、汽车工业和能源产业这样的经济支柱。作为少数以煤炭为主的国家,中国要明确低碳转型的困难。毕竟煤炭给中国经济作出了贡献,也给未来的转型设置了障碍。

“2000年左右,我国的煤炭生产量是10亿吨,发电装机为2亿千瓦,相当于人均200瓦,到今年这个人均数量已超过1000瓦,在过去十多年里涨了5倍,钢铁的产量也增长了近5倍。”李俊峰认为,如今的情况和过去的短缺经济完全不同,而“短缺是难解决的,过剩是好解决的下决心把该扔掉的扔掉,这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目前,中国的人均GDP约为7000美元,如果要实现2030年人均GDP达1.5~2万美元以及2050年达5万美元的目标,意味着分别要增加2倍和7倍,这绝不可能单单依靠量的增长。

“所有的物理量都不可能增长5~7倍了,这就必须实现有质量的消费。”在李俊峰看来,有质量的消费是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关键。

他认为,中国的低碳转型必须考虑三大转型:经济增长、能源和消费的转型都必须是绿色的。其中的核心是消费转型,需要通过新的机制以及有质量的消费来拉动有质量的增长。

李俊峰说,在日本几张小餐桌的餐厅就可以让一个家庭维持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无法再像过去那样找到一两个支柱产业来支撑经济发展的中国,如今需要全面的发展才能拉动经济增长。“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基础上,到2030年要实现全面现代化的目标就要实现三个方面——以消费转型为龙头,拉动能源和经济的转型。”

在上述研讨会上,中国国家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也表示,低碳转型除了经济转型和能源转型外,还有消费转型,更广义的来说是社会转型。比如低碳试点,将来是要做成低碳细胞,实现社会治理模式的变化。他提出,低碳的社会必定是要把每一个细胞都变成低碳细胞,身处其中的公民也应当提倡健康的消费和富足的精神追求。

低碳能源要靠三驾马车

由于高耗能的产业发展过快,能源消耗过高,再加上使用过程中的浪费,中国GDP的平均能源消耗几乎接近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

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创造了12.3%的GDP,却消耗了21.5%的全球资源;中国每年的人均碳排放量已经达到了6吨以上,接近欧洲和日本的人均碳排放水平,一些发达的东部地区的碳排放甚至高于欧盟的历史最高值。

杜祥琬表示,以单位GDP的碳排放量来说,发达国家的现代化分为两大类型:美国和加拿大是高碳发展的类型,而欧盟则是相对低碳发展的类型,后者用相对低碳的方式和美国差不多的人均GDP。

因此,根据国际经验,相对低碳的模式是可以让一个国家走向现代化的。

杜祥琬提出,低碳能源的发展需要三驾马车的齐力。这三驾马车分别是:可再生能源、核能和天然气,包括非常规天然气。如果三匹马一起使劲就可以较快实现低碳的能源转型。预计到2050年,中国低碳能源的占比就可以超过一半。

他强调,中国对于能源的安全应该树立新的观念。首先,不能一味满足需求,而应该科学地供给,满足合理的需求;其次,要把能源的环境安全和供应安全放在并重的地位;最后,中国要靠占领新能源的战略制高点来保证能源安全。

上一篇:COP21最后24小时:真正的谈判终于开始了 巴西最高法院要求暂缓弹劾程序 罗塞夫仍有胜算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