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 正文

三因素共促险企年尾疯狂扫货季 或面临双重考验2015-12-12 11:23:25 | 编辑: | 查看: | 评论:0

每到年尾扫货季,保险公司就出手不凡,不过今年尤其令人侧目。据记者初步梳理,低估值、监管规定和保费结构或成为促成年底疯狂扫货季的三大

每到年尾扫货季,保险公司就出手不凡,不过今年尤其令人侧目。据记者初步梳理,低估值、监管规定和保费结构或成为促成年底疯狂扫货季的三大因素。

有人说,“有钱、任性就买买买”;有人说,“门口的野蛮人来搅局了”;有人说,“股权争斗日渐胶着”……近日,一位保险资管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保险公司的投资决策绝不是单一因素所决定,这轮举牌主要看中地产和金融的低估值,而在整个大的宏观背景下,现金配置成资产的需求也非常迫切。”

当然除了低估值,成本考量和保费结构也囊括在保险机构频频出手的重要因素之中。

如果说去年举牌还只是个别保险机构的买买买的话,今年保险公司举牌确实可以用“购物团”来形容,据不完全统计,7月以来,安邦、前海、国华、富德生命等近8家险企参与举牌近30家上市公司。

从保险公司举牌的标的来看,虽然医药、快消类亦有布局,但总体而言,地产、金融仍是主攻方向。据保监会1-10月统计数据显示,行业资金运用余额10.6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3.66%,其中股票和证券投资基金占比14.02%。

低估值

“要买就要买的值”是“购物团”的初衷。“总体来看,地产、金融板块的一些蓝筹股确实存在购买机会。”一位中小保险资管人士分析。

市场分析显示,宏观因素叠加让低估值的蓝筹股成为“香饽饽”。具体而言,据市场分析显示,证监会于近期宣布重启IPO,新规依然要求按照市值配售,基于打新收益仍然可观的预期,叠加场外资产配置荒的出现,必定会吸引场外资金、产业资本增加配置相对安全的大金融板块,进而推动大金融板块的估值提升。

而人民币已经被正式纳入SDR,理论上会引来国际资本增加配置人民币资产,并将成为国际资本追逐A股市场价值股催化剂,而低估值大盘蓝筹股则有望成为首选配置目标,银行、券商、保险、地产等股息率较高的低估值蓝筹板块或将因此受益。

另据国金证券分析显示,地产板块整体估值或探底回升。趋势来看,房地产板块近 10 年来估值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010 年前板块估值具有成长行业的属性,波动幅度较大,板块估值历史高点出现在 2007 年 88 倍左右,即使 期间有所调整,但估值中枢维持在 30-40 倍左右。2010 年后板块估值随着行业 走过拐点逐步走低,并在 14 年初达到 9.7 倍的历史低点。

蓝筹股一直是保险机构的心头爱,市场对于保险公司举牌的原因分析也大多指向低估值。当然,低估值不是唯一购买动因。还有将地产和保险产业链整合的尝试。

除了前海人寿、安邦保险频频举牌万科、入股远洋外,据统计,其旗下平安不动产今年参与拿到19宗,涉及总价款超过600亿元,旗下其他平台也在不断出手大手笔揽下不动产资产。

成本考量

如果举牌能改善偿付能力呢?如果不同的持股比例能够给予保险公司不一样的成本计量方式呢?事实上,保险公司配置蓝筹股的另一大原因和新变动的监管意见亦具相关性。

今年7月,保监会曾发布《关于提高保险资金投资蓝筹股票监管比例有关事项的通知》,放宽保险资金投资蓝筹股票监管比例,同时对“保险资金投资蓝筹股票的资产认可比例”适度提高。

另一个原因是,对举牌上市公司持股比例超过20%的计量方法会有变化,这对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亦有作用。这也就是说,保险公司存在从节约资本的角度,通过调整资产配置战术,来实现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的可能。有分析显示,对举牌上市公司持股比例超过20%后,保险公司可将这笔投资体现在“长期股权投资”项下,并由原先的公允价值计量改为权益法计量。

“20%一般被认为是有重大影响,如果公司认为确实存在重大影响,是可以将举牌标的作为联营公司处理的,这样就可以用权益法进行计量。”一位保险公司财务人士告诉记者。与此同时,“偿二代”亦有影响。“偿二代”规则之下,好的资产和不好的资产对于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将产生非常显著的影响。

“资产驱动负债”

除上述因素外,有观点认为保费结构也是一些中小保险公司频频出手的原因之一。近两年来随着保监会对保险资金运用的不断放开,保险资产投资领域和渠道越来越多元化,而从业态来看,亦形成了传统保险模式和资产驱动高负债模式两种分化。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评论:“有些保险公司一些举牌的策略可能与自身的发展模式息息相关。”

据华泰证券研究报告统计,以四大上市险企为代表的传统险企仍以保障型保险保费收入为主,而中小型险企则以投资型保险为主。2013 年生命、华夏、前海、正德的投资型保险保费收入占比分别为 69%、90%、97%、99%。在累计了大量的投资型保险保费收入以及不断的增资后,新型和中小型保险公司先把投资端做起来,再反过来促进保险负债业务发展,走上“资产驱动负债”模式。

另有媒体消息称,自月初以来,保监会正通过风险排查、开展临时压力测试等方式,对市场上的人身保险(包括寿险、健康险、养老险)公司目前存在的几类突出风险进行全面排查,重点主要集中在现金流风险、满期给付与退保风险、保单借款风险、银保业务经营风险、非保险金融产品风险、案件风险等六个领域。

实际上,如果从保费端和改善偿付能力的角度来看,相较于传统大型保险公司,以“资产驱动负债”的中小险企的动力显然更足。分析显示,投资型理财险种的特点是,留存收益较少,对于现金流、提升偿付能力充足率的需求更大。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保险业利差收窄的背景下,可能面临来自保费端和资金端的双重考验。”而资产荒、低利率等多重因素交织的背景下,“购物团”的动作不会停止,而接下来是权益类还是另类投资抑或其他,一切皆具可能。

上一篇:建行发行30.5亿美元境外优先股 兴业证券:2017年融资租赁行业达10万亿可期下一篇: